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eo.lin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來自清貧的純樸鄉村.漂泊他鄉為異客.事業,親情,心靈的世界誰作主!

网易考拉推荐

脫下科技新創亮麗外衣,不平等才是以色列的真實面貌  

2017-05-25 01:32:4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脫下科技新創亮麗外衣,不平等才是以色列的真實面貌 - 華安 - ceo.lin的博客
        想到新創產業,想到尖端科技,除了矽谷之外,很難不想到以色列,這個人口 850 萬人中有七成為猶太人的國家,過去 10 年每年以超過 4% 的經濟成長率與低失業率蓬勃發展。但與其他國家一樣,尖端科技產業只嘉惠少數人,且已經與整體經濟現實脫鉤,真實的以色列仍為貧窮所困。


經濟學人(The Economist)報導,以色列的尖端科技大多來自軍方,譬如以色列政府準備把軍隊的訊息情報部門 8200 與其他技術精湛的分支機構搬到一個發展較落後的南部城市 Beersheva,讓一批年輕有能力的退伍軍人來推動新創產業。8200 單位的校友已經在以色列成立許多高科技產業。 Beersheva 要做世界主要的網路安全中心,吸引跨國公司與育成公司的創業團隊以及大學的電腦科學專家合作。

目前以色列在網路安全技術獲得的投資金額佔全世界的 15%,是以色列創業經濟的一部分,這是美國以外最具活力的創新生態圈。其他諸如農業和水技術、數位衛生服務和金融技術也前景無限。

現在聚光燈打在無人駕駛汽車上,許多人認為以色列可以生產自駕車的腦力,如電腦視覺、光達、人工智慧和網路安全,其他引擎和金屬部分就交給他人生產。英特爾最近以 153 億美元收購駕駛輔助系統供應商 Mobileye。

新創工作貢獻少  10 人有 9 人從事低生產

以色列的變身是在 1980 年代面臨金融崩潰邊緣後開始。由於在 1973 年贖罪日戰爭中得到教訓,1975 年以色列隨即把國防費用提高到 GDP 的 30%。1984 年以色列公共債務已達到 GDP 的近 300%,惡性通貨膨脹率達到每年 450%。

但過去 10 年 GDP 每年成長 4%,失業率為 4.3%,創歷史最低點,勞動參與率上升。以色列缺乏自然資源,但計劃海上油田可向歐洲出口天然氣,隨著海水淡化技術的出現已經賣水給約旦。公共債務下降到國內生產總值的 62%,經常項目盈餘,外匯儲備提升。所有重大交易曾以美元計算,現在以色列貨幣實力大升,2 年來對一籃子貨幣升值 13%,中央銀行定期介入外匯市場打壓。

以色列整體經濟與加薩走廊與黎巴嫩戰爭高度相關,自 2000 年的第二次巴勒斯坦大起義後就從未陷入衰退。但事實上,以色列是兩個世界,且很容易被其中一端的高科技公司所掩蓋。

報導指出,充滿活力的全球化創業圈只佔就業的十分之一,而其他 9 個工作構成一個效率低下且不受競爭的左派國家。以色列的貧困率是富裕國家中最高的,主要有兩個原因,極端正統猶太教靠公共補貼過活,在以色列的阿拉伯公民很難爭取平等,生活窮困。

以色列新創經濟脫鉤  宛如一艘齊柏林飛船

以色列的高科技產業就像齊柏林飛船,與經濟體的其他部分脫鉤,其中隱含的兩個問題是,如果監管、政治或安全環境惡化,新創經濟將會受衝擊,另一個是高科技業並不能拉抬其餘經濟。解決方法是創業公司自己成長為大公司,而不是出售,即使買家離開以色列的研發中心,就有許多人可以成為高端開發商,較大的企業會僱用更多的律師、會計師等。

以色列教育水平很高,但卻在 OECD 舉行的數學、科學、閱讀能力測驗(PISA)表現不佳,即使不算阿拉伯人在內,希伯來人的表現仍然平庸。但專家認為,「PISA 對新創經濟而言並不重要,對經濟的其他部分則很重要。」因為全民都有一定的科學涵養,這個國家才會採用創新。

以色列教育部長 Naftali Bennett 正在推動更加苛刻的數學課程,同時希望提高師資培訓標準。不過他認為,以色列創業經濟的真正秘密不是教育制度,而是企業家精神文化,植根於年輕的以色列人在軍隊和青年團體中的自力更生。

以色列經商環境不佳  生活成本比南韓高 30%

另一派人認為以色列真正的威脅不是外部因素,而是生產力低下。1973 年贖罪日戰爭之前,以色列的生產力與 G7 相提並論,之後就開始退步,而近年的強勁增長主要是由於勞工人數增加,而不是生產力提升。以色列人口快速成長,削減福利已經使更多人,特別是極端正統猶太教婦女開始工作。

極端正統猶太人約佔以色列人口的 7%,阿拉伯人佔 21%,這兩個族群的生育率高於其他族群,40 年內兩者人口就會佔以色列一半人口,若沒有改變,屆時平均勞動參與率與生產力都會下降。

以色列長期以來在教育和基礎設施方面投資不足,因為資源用於極端正統猶太教學校和猶太人住所補貼。隨著遏制公共支出,以色列沒有什麼財政空間可投資公共建設和減輕貧困,隨著國家流失社會主義遺產,政府支出從 1980 年佔 GDP 的 80%,到現在低於 40%,低於富裕世界標準。

以色列在 OECD 產品和服務市場的限制措施也做得不好,寡頭壟斷和壟斷情況很多,過去 10 年,該國在 OECD 經商便利指數中排名從第 26 名下降至第 52 名。以色列工資低和物價高,生活成本比西班牙高約 20%,比南韓高 30%。

猶太教認證使食品更加昂貴,配額、關稅、監管壁壘和農產品價格限制進一步推升物價。建築和土地分配瓶頸帶動住房價格上漲,特別是在以色列首都與第二大城特拉維夫。

內外衝突加上國內生產力低落一直是以色列經濟的緊箍咒,儘管富裕國家的人看到的是以色列風光亮麗的高科技新經濟成就,但事實上大部分以色列人都沒有沾光,不平等加劇,就不會有永久的和平。特拉維夫大學教授直言,「以色列不能再這樣度過未來 30 或 40 年,遲早會有危機。」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