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eo.lin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來自清貧的純樸鄉村.漂泊他鄉為異客.事業,親情,心靈的世界誰作主!

网易考拉推荐

執行長給我的當頭棒喝:如果從沒有探問內心,怎麼知道自己是誰、該往哪去?  

2017-05-01 08:35:5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執行長給我的當頭棒喝:如果從沒有探問內心,怎麼知道自己是誰、該往哪去? - 華安 - ceo.lin的博客

好幾年前工作時,執行長曾問我:「你的夢想是什麼?」我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他,也不清楚回答後會有什麼後果。他看我不回,又再問我:「你人生有學習效法的榜樣嗎?」我認真的想,還真不知道能提誰,我們倆的對話就這樣靜默幾秒。執行長說:「如果你的人生沒有夢想,那總有一件事情是你很想做,很希望達成的事情吧?」我想了想,以一個很不成熟的方式回他:「或許做你在做的事情,成為像你這般的人,可以跟你一樣面對大風大浪時,還能穩若泰山。」執行長大笑。

事實上,不是沒有夢想,而是早已經選擇遺忘。因為知道沒有實現的可能,害怕自己每每想到離夢想越來越遙遠,心中強大的失落感在吞噬著,所以把夢想藏到看不到的角落,不想再去提起。以前一位主管曾對我說:「如果你想做遊戲,為何一定要進遊戲公司才能做?要有人給你機會才行嗎?愛玩遊戲,對遊戲有無數的想法,做遊戲是你的夢想,你為何要將自己的夢想託付在一個對你沒有期望的人身上?真正能實現夢想的人只有你自己,何不靠雙手打造屬於你想要的遊戲?」

經他這麼一念,心情相當沈重。那一年我不過二十六歲。我以為機會是靠別人給予;我以為有了舞台才有表演的可能;我以為自己沒有創造未來的可能,只有別人才能賦予我對未來想像的期盼;我以為,想要實踐某些事情,依照這社會的運作道理,得活在別人給予的框架與教條下,才有機會成真。但主管的一句話,狠狠的重擊了我,令我不知道幾個夜晚無法入眠。每次闔上眼睛,反覆的問自己: 「說到底,是我沒有承擔的勇氣,把自己沒有實現夢想的勇氣,變成藉口丟到對方身上,甚至我膽小的想要躲在企業保護傘底下,不敢一人面對追逐夢想過程中會失敗可能要付出的所有代價。」

夜深人靜,騙不了自己,不是別人不給我機會,而是我不敢去追尋。

又一次,做了五年設計之後,一位朋友問我:「要不要一起去闖闖?試著實現自己人生想要的一切?」我問他:「像是什麼?」他說:「我們合夥開工作室,如何?用我們的雙手來證明,我們能做得更好,我們值得過得更好,我們可以變得更好,不用再被公司規則給束縛,靠著年輕與勇氣,闖闖看,試著做出我們理想中的作品,在國際的舞台展現我們的自信與驕傲。」我當下突然有點慌張,我問他:「那我們要付出多少代價?客戶從哪邊來?現在公司遇到的問題,我們難道就不會遇到嗎?這中間,我們要餓肚子多久,你都準備好了嗎?」

當年我婉拒朋友邀約。他現在在北京擁有一間一百五十人的廣告設計公司。

執行長問我夢想是什麼,我無法回答。幾天之後,他藉著中午吃飯時間,又再次問我:「找到你的夢想了嗎?你的夢想還是想變得跟我一樣?」我尷尬的笑著。他說:「你想變成一個半禿、微胖、每天熬夜到凌晨三點、剛結束一段婚姻、沒有小孩、找不到生活樂趣只能留在公司、整天被員工在背地裡咒罵、想盡辦法借錢還款、賺不到多少錢還對員工無可奈何的中年男子嗎?」我瞪大眼睛,頓時啞口無言。執行長: 「不要用眼睛看,用你的心去感受,感受你真正的情緒,釋放你被這社會掛上的枷鎖,不要在乎別人的眼光,不要管我怎麼看你,看看你自己吧。」

我紅了眼匡,因為逃避自己太久,一直不敢正眼看自己,很怕去挖掘心中那藏在深處已久的夢想。只有每次經歷過受傷後,一次又一次用力的將想法往更深處埋,直到自己不再想起。但經過他一席話之後,那種來自心底痛,長期壓抑自己無法釋放的痛,全湧了上來。他說:「我不後悔,即使失去家庭,被壓力搞成這樣。中年創業,帶領著五十多個人,追逐著自己也不知道會不會實現的夢。為此放棄高年薪、知名公司光環、變賣車子房子,只為一個我根本不知道有沒有機會實現的夢。人生,不過就走這麼一遭,你沒想過自己會怎麼走嗎?」我頭低得更低,不知道該怎麼看待自己。

如果,你從沒有正視過自己,你又怎麼知道自己是誰。

就像他所說的,當初朋友找我闖天下,因為顧忌太多,又太怕受傷,我怯步了。也像是前主管說過,想做遊戲為何不自己彎下腰來去做,何必等別人給機會,結果依然一無所獲。生命不應該空耗在那些「我早就跟你說過做這會紅、會熱賣、會獲得大量回報」的事情上。也許,夢想一直還在,不曾被遺忘,只是選擇忽略太久,導致每每機會在眼前發生的時候,慣性的避開,只因為本能告訴自己不值得更好、不值得再被重視,而這些妄自菲薄,扼殺了生命中的無數可能。昨天,在李教授的課堂上,他問了一句:「你的夢想是什麼?你還有夢想嗎?夢想還在嗎?」聽了後,勾起曾經執行長講過的一席話,眼匡頓時泛紅,鼻酸卻帶著心有不甘的聽著。原來,心裡面曾在作夢的那個孩子,自始自終一直都還在,只是我不斷用各種顏色的畫筆,把這孩子畫上各種不適合他的顏色,然後告訴他這就是他應該要的。不成熟、不懂事的孩子,還以為身上被畫的顏色就是自己應該要的,可卻不敢說出自己真正想要的顏色。最終,孩子失去了原本該有的色彩,身上滿是我畫上的五顏六色,殊不知這麼多年過後,混了過多的顏色,早已不再光鮮亮麗,而是滿身黑烏鴉鴉一遍,已經暗淡不再鮮明的髒污。

「什麼時候做都來得及,最怕的是什麼都不打算做。」

  评论这张
 
阅读(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