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eo.lin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來自清貧的純樸鄉村.漂泊他鄉為異客.事業,親情,心靈的世界誰作主!

网易考拉推荐

當老師說「沒錢是你家的事、還有臉來學校...」我們怎能容忍政府拿稅金供養這樣的老師  

2017-03-07 09:00:2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當老師說「沒錢是你家的事、還有臉來學校...」我們怎能容忍政府拿稅金供養這樣的老師

本文摘錄自《雞婆的力量》,是人本教育基金會的工作人員黃俐雅,將過去18年來處理校園申訴案,所記錄下來的心路歷程。

有個國中的學生請他母親打電話給人本,要工作人員晚上跟他聯繫,因他白天要上課,但有事急需被協助。這位女學生說,他班上有位男同學已兩天沒到校,他怕同學成為中輟生。

據他說,該位男同學的母親早逝,原與父親相依為命,但最近父親因躲債,已不知去向,他還得面對地下錢莊的恐嚇威脅。由於學校沒有營養午餐,同學們一起跟某自助餐廳訂餐,就為了交換一個免費便當給他。

三天前的早自習,註冊組長突然來班上,叫這位男同學站起來,大聲問他為何還不繳課輔費?男同學彽聲的說:「我沒錢。」註冊組長對著罰站的男同學說:「沒錢是你家的事,不要跟我講理由,你這樣我怎麼向學校交代?你沒繳錢還有臉來學校?你不覺得丟臉嗎?如果沒錢繳就不要來了!」

這位同學頭低低的,沒再講話,其他同學對註冊組長很生氣,等他走後,就去安慰這位男同學,沒想到隔天他真的就沒來了,他們都很擔心他是不是不來了。申訴者說,他已請媽媽幫忙出錢,但他覺得學校太可惡了,怎麼一點同情心都沒有?

校方大可善用資源

學校沒有急難或慈善救濟金嗎?沒能力通報並引進資源嗎?家裡窮或不窮,不是孩子可以選擇的,窮已經很辛苦了,大人還要講這些惡毒的話,讓他怨恨自己的窮嗎?窮已是很無奈了,大人何忍再對他趕盡殺絕?而他,還能往哪裡退呢?

沒繳學費、吃同學的愛心便當,他沒感到心理壓力嗎?每一天每一天,需要怎樣的自我建設,他才有勇氣來學校?如果不是班上同學無條件的溫暖與支持,正值青春期的敏感男孩,要如何敞開心房,接受同儕的擁抱呢?他的早晚餐呢?居家安全呢?他要如何在漩渦中掙扎著才能不滅頂?

我與屏東辦公室張萍主任幾經琢磨後,決定不以一般申訴案處理,因為在社會的許多角落,一定有我們不認識的孩子,也遭受著生活的困頓,如果藉此案能夠間接對他們有所助益,不是更好嗎?

我們告訴一位信得過的記者,請他報導成可以讓社會更重視弱勢學生的遭遇,固然負責收費業務的承辦人員不能破例免費,但是學校在催繳各式收費時,也須避免因手段粗糙,造成對學生的傷害,同時,報導也可提醒校方有引介資源的責任。

在與報界配合時,我們請記者告知該校校長,報導時不會提起校名。陳校長在緊張感謝之餘,以最快速度協助那位學生返校。

里港國中的兩兄弟

其實,該事件無獨有偶,里港國中也有位類似的註冊組長。

有兩位同唸國三的兄弟,父親涉嫌毒品案被關,母親早已因父親家暴而離家出走,兄弟中的老二在學校牆壁上寫「芝麻X」,導師簽條子要學生回家被管教,叫他來學校一天,在家二週,學生兩個月內上學不到五次。這是根據哪條法規來的?根本嚴重剝奪學生受教權。何況學生的家中沒個成年人,誰來管教?孩子們靠回收資源養活自己,家裡沒廁所、唯一可睡的房間會漏雨,如果他去上學,起碼有廁所上、有營養午餐吃,因此,兒福聯盟的社工親自來辦公室向我們求助。

後來每次載他們時,我常在車上擺野薑花讓衣服味道稀釋一些,因為兩兄弟住的屋外是荖濃溪,屋頂會漏水,屋內濕氣重,沒熱水器可洗澡,更沒洗衣機脫水,怎麼可能在雨後有乾外套可穿?校方只當他們是學習落後、舉止沒教養的學生,後來張萍主任直接點名要導師、學務主任、輔導主任、生教組長做家庭訪視,才知道他們的困境,也配合著我們的認輔給予方便。

學校的責任感何在?

畢業前,我們鼓勵兩兄弟報名基測,願意出報名費、找資源,並打聽了高職、夜校、建教合作的各種資訊,他們常說「再看看」,後來是「會啦會啦」!有一天我認真地追問他們報名了沒?他們說沒有,我趕忙去電學校的註冊組長,他說昨天已完成團體報名,接下來對我歇斯底里地說:「他們兄弟亂講話,是他們自己不報名的,不是我們不讓他們報,你們人本又要說學校怎樣了嗎?」

我溫和地回答,只是要確認團報時間而已,他卻根本沒聽進去我的問話,劈里啪啦又是一陣嘶吼:「他們在說謊,人本又要罵人了,明天要上報了是不是?」幾句話說得既急又大聲,我數度請他先聽我說,仍無法插上話,在持續咆哮似地連珠炮十幾分後,我簡潔大聲地說,我只是要問報名時間,而且孩子都沒說什麼,他才回說團報截止了。我再問要如何個別報名?他不耐煩地說這不干他的事,是聯招會的事,要我自己去問,他很忙,如果每個學生都這樣他怎麼處理?說完就掛了。

在他大小聲的時候,我真想請問他,那兩兄弟是我的孩子嗎?還是我的學生?幫學生受理報名手續是誰的事?但因學生的畢業證書還在學校,我擔心衍生事端影響報名時效,便逕自配合聯招會的指示完成手續。

縱然團報已截止,校方告訴我們如何個別報名有這麼難嗎?人本對這兩兄弟有任何責任嗎?我天天走高速公路開四十幾分的車去叫他們起床、準備早餐給他們、送他們到校上課,張主任還安排專人去個陪與課輔,協助學校讓他們出席正常、不滋事,順利地畢業,老三出車禍時,半夜送他們去醫院急診縫合傷口,老大出水痘發高燒時帶他就醫,這一切的一切,只因不忍見到孩子們孤立無援啊!

誰會比學校對兩兄弟更應盡到責任與義務呢?他們不是該校的學生嗎?何況國家還有付薪資請人受理學生的報名業務。

面對苦難的生命......

有一回,我帶著兩兄弟去吃他們生平第一次的麥當勞餐,一位少婦帶著幼兒來用餐,當他走過我們的桌邊時,以極不屑的表情斜瞟過我們,我納悶的想是我看錯嗎?第二次當他走過來時我專心對著他的眼睛,的確是斜眼鄙睨我們,瞬間我湧現出不解與不爽,並在記憶中快速搜尋有處理過這個人嗎?沒有啊!第三次他走過來時我低聲地問他們:「那個人認識你們嗎?」老大說:「他是我的英文老師。」

一時之間,我抓握著紅茶,有走過去潑她的衝動,緊握著紅茶杯的手一直發抖:激動與猶豫著潑或不潑?潑?不潑?潑了明天報紙會不會寫人本工作人員潑老師茶水?那,我辭職可以吧?此時兄弟們笑著對我說,不要理她!但這時我卻再怎麼也食不下嚥了,就把食物分給他們兄弟倆。我同時也被自己的憤怒嚇到,原來我以往的優雅是因為還沒被逼到牆角,原來我也有強烈要攻擊人的力道,原來新聞報導說看一眼被打或被捅是那麼一回事啊!到底她憑什麼啊?

回家後告訴我女兒這件事,她說應該潑,而且要質問這位老師,憑什麼這樣看他的學生?讓在場的所有人,看看他是怎麼當老師的!沒想到,我周邊的好多人聽到這則故事,反應竟然跟我女兒一樣。

我們怎麼能容忍政府把稅金拿去供養這樣的老師呢?

擔心孩子們畢業後沒有升學,生活無人聞問,屬高風險家庭,我們在孩子畢業後通報社會局,卻一直沒得到回應,張主任直接去電上層追蹤,社工員在通報三個月後進行首次訪視,理由是個案並非有迫切性的需求,而且他們還會去網咖, 講話也沒教養等等。

聽社工以流利的北京話對他們批判性的描繪,想到孩子們連個前天都講成「昨天的昨天」,我只淡淡地問:「如果我今天是他們的大姐,你猜我在幹嘛?」社工說:「副主任太客氣了,怎麼會是他們家的人?你這麼優秀!」我繼續安靜地把話講完:「我現在也許是個老鴇,因為我必須有飯吃。今天不是我有教養或夠聰明,是我生在提供我不少機會的家庭。」

又等一段時間再追後續時,社工說,兩兄弟已滿十五歲,畢業後又不是就學中,已非社會局的救濟對象。但這麼拖拖拖拖到不行的又是誰呢?社工還說,由法院追輔會更好,然而這等於認定兩兄弟是虞犯,才讓觀護人員介入,社會工作者可以因對象的談吐而標籤化他們,進而判斷他們沒有急迫性的需求?

若是一個人面對苦難的生命,竟了無悲憫之心,還能自視為高貴嗎?

黃俐雅

生長在跟大自然很親密的屏東鄉村。
她媽媽曾在她五十三歲時說她:「脾氣很好,像柔水,隨便你唸或罵,但最不聽話」!
當過護校老師。
現任人本教育基金會工作委員。

《雞婆的力量》將顛覆您對於校園、教室、教師令人安心的印象,直接帶您觀看另一面我們從未想像過的樣貌。
  
人與人的差別究竟有多大?
  
就聰明才智來說,或許大家沒太大差別。但如果就人的心究竟有沒有溫度來看,那可就天差地遠!而且絕對與身分、年齡、地位無關。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