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eo.lin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來自清貧的純樸鄉村.漂泊他鄉為異客.事業,親情,心靈的世界誰作主!

网易考拉推荐

我知道,你的母親若仍活在世上,此刻必然思念著你  

2017-03-05 10:00:5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知道,你的母親若仍活在世上,此刻必然思念著你 - 華安 - ceo.lin的博客

文│瑪莉-露易絲?帕克 

親愛的大腳丫:

我不曾見過你的雙眼。你闔著眼睛,但從被單下伸出來的雙腳吸引了我的注意。我猜,由於比平常人的腳掌來得長,腳掌也應該比較寬。後方你的臉是模糊的,爆炸頭露了一兩吋出來。我在這雙腳上投射了許多想法。其實我對你一無所知,只知道你該是籃球場上的大人物,在我看見你躺在床上的那天以前,或許你想像著成為NBA 巨星的生涯,顯然我不知道你懷抱的夢想是平凡或遠大,或者你母親為彼此懷著夢想。我一點也不清楚。

我明白,在默默觀察你母親的那幾天,她隻身坐在醫院的等候室裡,一切事物都添上一抹孤獨。坐在沙發上的她好比一隻品種罕見的麻雀,骨架纖細、文風不動。我從未見過她身旁有人,也不曉得她坐了多久。我的父親才剛移到那層樓,他得了一個名稱怪異的神經失調疾病,三叉神經痛,因此動了腦部手術,目前正在復原當中。治療過程沒有太多戲劇性畫面,一直都很順利,但我們寸步不離地守候在一旁,頻繁進出他的房間、等候室和醫院的自助餐廳。某天下午,在前往等候室的途中,我看見了你的雙足以及面孔的一角,醫生圍繞在你床邊,看來相當不樂觀。走進等候室時,我看見你母親棲身於那,凝視的目光透著無可挽救。她正站在極高的失敗風險與百分之二的成功機率之交界,希望就在最摧折人心之處。

母親與我開始為她憂慮,試著想從她那天移動的次數多寡,弄清你的狀況如何。某次我走進去時,她的眼神些許軟化了。我在她身邊坐下,問道:「你兒子還好嗎?」

她動也不動,一眼都沒有看我,語調中帶有客氣溫婉。她回:「不太好。」

不知道該如何回應的我十分肯定,要是我哭了出來,對她並無絲毫幫助。所以,我說了句,我很遺憾,便去找我的母親。我們站在那裡無助地直搖頭。最後,母親本著她一向的仁慈,去對她說,請讓我幫你弄一杯咖啡好嗎?她的同意幾乎微弱得難以察覺,接著又回到宛若石雕的狀態。

第二天回到醫院時,我探頭看望父親後,就立刻衝去找尋你的那雙腳。發現你不見後,我攔住一位護理師詢問,那個男孩,很高的那個,他在哪裡?我不認識那位護理師,顯然她也不知道你理當成為一位籃球明星並活到八十歲。但很明顯她也什麼都不知道,因為她頭也沒抬,平淡地說,你的屍體已經被抬走了。

那日過後已經二十年,在那之後,我親眼目擊過可怕的悲劇,卻從未忘記過你。我在已知的事實上,又為你的故事編織了許多細節,那些揣想似乎相當有說服力,彷彿我對你的人生旅跡瞭解越多,對你的內心世界就明白越多。就像量子引力,我理解這個理論的程度,就比好理解一個母親親手埋葬兒子的程度。假使某些科學家的看法正確,而時間有可能彎曲,我就有機會詢問你這些推測是否正確。在那之前,我都不需要答案,除非上帝願意解釋祂的旨意。若是如此,我便願意來試試那個問與答。你我的故事之所以交錯,在於我不願意理解太過悲傷的事物。我總是不斷幻想著另一種結局,這些念頭縈繞在我腦海。我難以順服,上帝不是太過神祕到無法理解,就是排定事情輕重緩急的能力不夠。人們常說:「事出必有因。」或「這是上帝一部分的計畫。」我希望,這樣的看法可以說得通。然而,我就是不懂。你仍然在我的心底,沒人明白原因。

偶爾我會想像,看見你飛身下場,而她凝神觀戰。看見她肩膀微微抽動著,模擬著你的每一個跳躍、每一回在場上穿梭縱橫。你在哪裡,她便在那裡,從來沒有一絲遲疑,她緊緊跟隨你。你贏,就是她贏。直到你轉身揮手,她站起身來,散發出渾身的喜悅。我知道,她若仍活在世上,此刻必然思念著你。不曉得她祈禱著什麼;不曉得你是否能夠聽見。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