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eo.lin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來自清貧的純樸鄉村.漂泊他鄉為異客.事業,親情,心靈的世界誰作主!

网易考拉推荐

接納來自於真實的對話  

2017-01-06 17:48:0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放手釋懷,接納他人

我們經常會以愛之名,把自己的慾望加諸在他人身上。以我所熟知的生物倫理學領域為例,我經常看到家庭成員與垂死之人之間的矛盾掙扎。我看過非常慈愛的父母在孩子經歷過好幾次化學治療,卻沒有任何長久療效時,仍舊想盡一切方法讓孩子活下去。但有時候,因為痛苦經驗而早熟的孩子卻希望放手。

過去十年來,美國的法院在這個領域已經愈來愈傾向於承認青少年有決定自己生命的權利。許多小兒科研究機構現在會要求七歲以上的兒童病患參與討論,決定自己是否要接受某種實驗藥物的臨床實驗。即使如此,法律還是規定父母和醫生有權違反孩子的願望。然而,父母如果重視孩子的希望,絕對不代表承認失敗,而是給予孩子最深刻的接納。

紐約《新聞報導》(Newsday)的寫手之一塔倫(Jamie Talan)曾寫到她繼父過世時的故事:「他到七十歲時都還很英俊,沒有老邁的樣子,皮膚還很光滑,看不出長年抽菸的明顯痕跡。但是多次感冒讓他變得虛弱。其中一次感冒病毒導致氣管堵塞,讓他開始恐懼死亡。」他住院時,被裝上了人工呼吸器。「我把一枝筆放在父親手中,讓筆尖碰到紙張,希望他會寫一些我看得懂的東西。結果他潦草地寫:『我想死,求求你。』第二天,醫生說,他的肺已經毀了,活下去的唯一希望是用氣切管取代呼吸器。接下來再接受半年的復健,然後回家休養,避免再度感冒。我說:『我父親想死。』這個醫生說,他是因為太沮喪才這麼說。我說:『他已經到了慢性肺病末期。他現在就要靠呼吸器呼吸,而且很可能之後都要一直靠機器維生。他說他不要動手術。你是哪裡聽不懂?』」程序上,塔倫的父親必須跟心理醫師談過,在心理醫師認同他不是因為憂鬱而做此決定之後,這位肺部專科醫師才讓他們簽署放棄急救的文件。

塔倫回憶道:「當呼吸器一移走,我父親就說了他生前最後一個要求:柳橙汁。喝了柳橙汁之後,他顯得很滿足,並且嘆了長長一口氣。他還說,還要,還要……護士開始幫他用點滴注射嗎啡,我握著他的手,看著他闔上眼睛。我父親按照他自己的意思,平靜地走了。」

醫生必須以接納做基礎,才可能獲得病人充分了解後給予的同意。新近的研究顯示,不論哪一種人種或民族,病人的滿意度都和自己是否受到尊重,能否參與決策過程息息相關。而當孩子加入治療方式的討論時,整個互動都會隨之改變。有時候他們會問很直接但重要的問題,例如「我的頭髮會怎麼樣?我可以繼續待在排球隊嗎?」

我想起一位拒絕做白內障手術的老太太。醫生請她同意動手術,但她說不要,於是就作罷了。但後來另一位比較負責任的醫生問她:「這個簡單的手術可以讓妳恢復視力,妳為什麼不想做?」

她回答說:「因為我看過〈星際大戰〉這部電影,我覺得雷射光束好恐怖!」這個醫生大笑起來,告訴她不用因為星際大戰而擔心。「這種雷射光非常細微,不會對妳有任何傷害,而且手術後,你的視力會比現在好很多。」結果這位女士選擇動手術而恢復了視力。

接納來自於真實的對話,而我們首先要詢問別人為什麼做某些選擇,才能開啟這樣的對話。我們必須誠實地對我們愛的人提出深入核心的問題,提供我們自己的觀點,然後接納他們最後的決定。當我們能進行這樣真心關懷的對話,才可能接納對方原本的面貌。而且我們又怎麼知道別人的決定最後會有什麼結果?

就像科幻小說家羅素(Mary Doria Russell)在一次專訪中所說:「在我們人生中某個時候看似倒楣的事,後來可能成為一生中最幸運的事。而一開始看似天大的好運,也可能變成一場夢魘。我的信念是,故事要到結束時才算結束。某些事件與決定的影響會延續數百年,甚至數千年,可能在所有人都遺忘了之後,難以想像的影響才顯現出來。一件事到底是好事或壞事,要看故事什麼時候結束而定。以基督教的例子來說,耶穌被釘上十字架這件事,在星期五時是很糟的消息,但到了星期天就變成好消息了。」就像羅素說的,大部分時候我們都生活在這個比喻中的星期六—不確定怎麼做才能邁向快樂的結局,但星期天或許就會帶來完全不同的詮釋。因此充分接納自己與他人,就更為重要。 接納比寬容充滿喜悅。當我寬容時,還背負著理性選擇的負荷;但是當我接納他人時,會感到歡欣與信任。 開啟與他人的尊重對話。詢問對方的感覺或對方為什麼做出某個決定。

請記住,就如羅素所說的:「一件事到底是好事或壞事,要看故事什麼時候結束而定。」既然我們絕非全知全能,就不可能知道別人的故事會如何發展,因此接納現狀,反而更為明智。試著了解他人,而非只想著被人了解。了解別人的故事,才可能尊重對方。去明白你和別人的關係本質,而不是論斷彼此的對錯。當你想了解的時候,你只是想知道他人的信念為何,所以沒有必要跟對方爭論或衝突。 接納自己有助於接納他人。當我們喜歡自己時,也比較容易尊重別人。

我們花了太多時間跟自己與他人作戰,忙著評斷和責怪;然而,如果我們專注於自我接納,就會自然而然,開始以平靜與關懷的態度來接納他人。

 

崇敬生命 

已故的小約翰.甘迺迪(John F. Kennedy Jr.)在許多年前為他的雜誌《喬治》(George)訪問了達賴喇嘛。達賴喇嘛看到小約翰.甘迺迪頭上包著紗布時,便用雙手抱住他的頭,輕輕撫摸。小約翰.甘迺迪說,在達賴喇嘛和他的隨從離開時,他一直看著他們走下山坡,消失在視線範圍之外,心裡覺得「很滿足,卻又有種奇異的失落感,彷彿我們全在一間黑暗的房間裡,而唯一拿著燈籠的人剛剛離開。」像達賴喇嘛這樣的道德聖者,對文明的構成至為重要。

德蕾莎修女為痲瘋病人洗澡,金恩博士為族人甘冒生命危險,以及達賴喇嘛輕撫小約翰.甘迺迪受傷的頭部,這些影像都會激起人的敬意。 美國國家心理健康研究院神經內分泌免疫學與行為部門主任,及神經免疫整合計畫主持人史坦柏(Esther Sternberg)博士敘述了她年輕時擔任住院醫師時發生的一件事,讓她不禁崇敬生命的珍貴與脆弱,也激起她深刻的敬畏與恐懼。「一個女人因為單純的膀胱發炎被送進醫院,不知道為什麼,我沒有開了處方就請她回家,反而決定讓她住院觀察一晚。突然間,她就在我眼前陷入敗血性休克,心臟停止跳動,我們趕緊進行搶救。她可能只有三十歲左右,年紀比我大不了多少,而且她本來看起來好好的,但突然間生命就差點消失,還好我們立即把她救了回來。這是一次非常靈性的經驗,我因此領悟到所有人的生命其實都繫在一條極度脆弱的線上。我們必須提醒自己去聆聽生命背景裡微弱的音樂,了解是什麼讓我們活著,是什麼讓我們成為自己,因為生命是難以置信地珍貴,而且隨時可能在轉眼間消失。

一旦你感受到崇敬之心,試著把這種感覺延伸到你所愛的人身上,領悟他們也是令人驚異、獨一無二,甚至是超乎時空的存在。

 

你的尊重量表

現在我們要邀請你思考有關尊重的問題。請在以下的量表中,按照你認為每句話符合個人特質或經驗的程度,選出適當的答案。這個量表沒有所謂的正確答案,所以請盡可能誠實地回答。

1. 與家人討論事情時,我會特別注意傾聽他們的意見。

非常不同意;不同意;有點不同意;有點同意;同意;非常同意

2. 即使家人的決定不合乎我的期望,我還是會讓家人知道我尊重他們有權發表自己的意見。

非常不同意;2不同意;有點不同意; 有點同意;同意;非常同意

3. 我不覺得讓家人知道我尊重他們,有那麼重要。

非常不同意;不同意;有點不同意;有點同意;同意;非常同意

4.不論我的朋友有什麼出身、成長過程或家世背景,我都會努力表達我對他們的尊重。

非常不同意;不同意;有點不同意;有點同意;同意;非常同意

5. 與朋友討論意見相左的事時,我可能會變得很不尊重對方。

非常不同意;不同意;有點不同意;有點同意;同意;非常同意

摘自 史帝芬。波斯特、吉兒。奈馬克《好人肯定有好報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