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eo.lin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來自清貧的純樸鄉村.漂泊他鄉為異客.事業,親情,心靈的世界誰作主!

网易考拉推荐

科技取代經濟發展的代價,人人都可能成為無產階級  

2016-10-31 10:21:0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Flickr/Steve Jurvetson

對大部分人而言,安穩、薪水不錯的工作幾乎決定生活品質,但今天全球化與科技發展使得工作產生結構性變遷,讓取得安穩工作這個目標變得愈來愈模糊。失業與收入雙雙降低部分歸咎於科技所致,科技降低對人類的依賴,也讓許多工作去技術化。

Satyajit Das 在 MarketWatch 撰文指出,機器人與複雜的電腦設備取代技術勞工,電腦軟體現在正在取代記者,金融市場交易員也被自動演算法取代。在 20 世紀晚期,已開發國家讓低薪勞工取代昂貴的人力,原本只發生在需要低技術勞工的製造業,現在高技術勞工,到服務業與專業工作都不保。

傳播技術發達,最初促進生產重新佈局,現在諸如程式設計、建築、會計、法律服務,甚至醫療服務都可去地域性。結合選端遙控,原本應用在軍事設備上的技術,現在也可用在遠端控制生產線與採礦工作上。

這些改變都降低收入與工作機會,扣掉通膨因素,今天美國薪資中位數與 1975 年沒兩樣,日本與德國平均家庭收入停滯超過十年,美國工廠收入自 1970 年後就沒增加過。現在所有的工作,無論是低技術或高技術者,都面臨 John Maynard Keynes 所謂的「技術性失業」。

耶魯大學調查發現,全球有 47% 的工作都受到自動化威脅。許多支持科技發展的人認為,新產業會創造更多工作機會,被取代的人會重新找到工作,但事實並非如此。在科技業工作的人仍然佔少數,只有 5-6%,以美國而言,2000 年後才出現的工作只佔 0.5%。

矽谷只有 1.8% 的勞工受僱於新產業。一個理由是許多新產業都不是勞力密集的產業,就算是,勞工也被外包到更便宜的國家,如 Google 全球員工也只有 6 萬人。許多非自願失業的人都不可能找到新工作,紡織工廠或組裝廠勞工不可能重新投資自己成為知識性勞工、科技專才、生物工程、財務規劃或其他專業人員。

教育也不是就業保證,訓練的成本愈來愈高,讓許多人身懷債務,許多畢業生無法在本科領域找到工作,且起薪還比五年前低 10-12%。勞工的流動性也被家庭、社會、財務限制,全球化從來不鼓勵人們自由移動,而是受到資本、商品、服務的限制。

事實上,流動力只存在於少數技術個人身上,這些人可使用他們的能力與訓練,在全球市場找到更大的機會與更大報酬。即使可行,這種過度需要大量資金資助訓練機制,但新經濟的複雜性與動態,並無法保證會重新培訓人力,帶來更多工作機會。

就算找到工作,失業的威脅仍然持續,讓人們很難做長期計畫,達到長期財務與個人安穩感。

新經濟重來沒考慮重新教育具特殊技能但不想換職業的人,因為重新教育要花錢,且沒效率。當創新與生產力改善,減少勞動成本是必須的。雖然仍有少部分比例的勞動力薪水優渥,但更多人是受雇於低薪服務業,年輕人失業率仍然很高。

現在大家都有變成無產階級的恐懼,在日本企業刪減勞動成本下,沒有職業保障的人佔 30%,勞動力改變社會本質,一個社會前 5% 的菁英享受富裕與控制大部分資源,他們雇用其他人約 20% 完成使命,與控制佔 75% 的無產階級。

在新經濟當中,無產階級是掙扎求生,而不是能在一個維持基本生活品質的基礎上往上爬。作者認為,過去靠著人脈、美貌、頭腦可以讓增加自己向上流動的機會,但未來階級流動性將愈來愈困難。

  评论这张
 
阅读(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