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eo.lin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來自清貧的純樸鄉村.漂泊他鄉為異客.事業,親情,心靈的世界誰作主!

网易考拉推荐

錢花掉就沒了  

2015-08-03 20:52:5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錢花掉就沒了 - 華安 - ceo.lin的博客

女兒說

 「可是,爸,拜託你啦!我這次一定能贏!只要再給我一點零錢就好了嘛!」

 

我相信當時整個遊樂園的人都聽到我那使出渾身解數的哀求了。回想起來,也許路過的人都想塞點錢過來好讓我閉嘴,可惜沒有。我那天運氣用盡(錢也是),接下來的六、七個小時只能在那好玩的奧普蘭遊樂園裡走來走去,飽受折磨,因為我已經荷包空空。而這全都是我的錯。

 

在納什維爾長大的我,小時候最喜歡的一件事就是去奧普蘭遊樂園玩。那是一座位於城外不遠的超棒音樂主題樂園,裡面有很多可乘坐的遊樂設施與攤位遊戲。它就像迷你版的六旗樂園(譯注:Six Flags,美國大型連鎖遊樂園),而「音樂之都」納什維爾的精神,就是這座樂園的動力。由於我家有這座遊樂園的季票,所以小時候我們常會去玩。

 

本章開頭提到的故事,是我六歲時的經驗。正如我前面所講,我六歲時已開始努力做家事,依照家事表上的項目領酬勞,再把賺來的錢放進支出、儲蓄、奉獻這三個信封。父母向我說明,既然我已開始自己賺錢,那麼想在遊樂園裡玩點什麼特別的,都不該巴望著他們幫我出錢。出門前,父親要八歲的姐姐和六歲的我從各自的「支出」信封裡拿錢,並告訴我們:「這些是妳們自己賺來後規劃支出的錢,因此要怎麼花用都可以。」

 

姐姐的「支出」信封又大又厚,因為她很少真的花什麼錢,這真是有夠誇張的。總之,姐姐想了一下就說:「我呢,並不想把全部的錢都花掉,所以決定拿一半去花,另一半繼續存著。」於是她仔細數了剛好一半的錢放進口袋,「支出」信封裡還留有一半。記得那時我心想:「她瘋了吧?我們可是要去奧普蘭遊樂園玩一整天耶!她幹嘛不把『支出』信封裡的錢全部拿出來,好好玩個痛快咧?」我心裡一邊這麼想,手一邊伸進信封,分文不漏的將全部的錢拿出來塞進口袋。六歲的我要去最愛的遊樂園,而且口袋滿滿。今天的我沒有極限!

 

從停車場到大門的路上,老爸對我們小小說教一番。每次要進去遊樂園前他都會來上這麼一段,提醒我們手上的錢是自己的,可以自行決定怎麼運用。既然我們有自己的錢,家規的其中一條就是:「想多玩攤位遊戲,就得自己付錢。」

 

我姐當下可能已經在做筆記了吧!我能想像她認真把每個字都聽進去,並且逐一寫下來,點頭說道:「沒錯,沒錯,老爸說得好,我聽懂了。請不用擔心我,我可以用這筆錢玩上一整天,或許剩的錢在回家時還夠幫大家買晚餐呢!我會小心謹慎花自己的錢。」

 

至於我則不然。我興沖沖跑進迎賓大門,準備好要花錢嘍!才走進園區不到三步,我就看到第一攤遊戲,於是跑過去爽快把錢放在桌上,就開始玩了起來。遊戲結果是我輸了,所以我再拿出更多錢放在桌上,再玩一輪,結果還是輸了。接著我一而再,再而三的拿錢,直到可怕的那一刻來臨。最後我伸進口袋只摸到線頭,還有已然破碎的美夢。我的錢在第一個遊戲就花光了,而前後總共只玩了五分鐘而已!

 

我記得自己跑回去找父母,求他們再給我錢:「這次我一定能贏的!我已經把那遊戲給摸透了!」順帶一提,這件事就是我長大後絕不賭博的原因,因為知道一切可能在短時間內就變得很慘。總之,父母拒絕了我,我甚至還跑去求姐姐:「姐姐,我需要一點錢!拜託啦!」而她看我的眼神就好像遇到瘋子似的。此時,我哭了起來,居然又跑回去跟我媽哭訴:「媽,拜託啦!我之後會還妳的!」沒錯,那時我竟向理財達人藍西夫婦借錢!你可以想像結果不會好到哪裡去!

 

接著,父親低頭看著我,他所說的話我至今難忘:「蕾巧,錢花掉就沒了。一旦妳花了錢,就拿不回來。如果妳已經把錢花完了,今天就只能玩到這裡了。」後來的情況也確實如此。我記得自己接下來六個小時逛遍園區的免費活動,心酸的看著姐姐在那裡細細思量要玩哪些遊戲。我敢打包票,那時我看起來一定很悽慘,甚至可能曾誇張哀號,把大家搞得受不了;但父母完全不為所動。而那天剩下的時間,我只能試著接受自己因衝動而把所有錢揮霍掉的事實。而能讓六歲的我學到這教訓,真的是父母送給我的神奇禮物。

 

 父親說

 

坐視孩子因為他自己的決定而受苦,對父母來說需要莫大的力氣與決心。小孩通常都擅長說服又可愛,而且會一個勁兒的糾纏,所以父母很難不心軟,也很難不去想:「他們只是小孩嘛!」當然我們在很多時候也會特意出手,為做了笨決定的孩子解圍。但我和太太都知道,在後果不致失控的情況下,讓孩子遭遇挫折是在調節痛苦指數,這種痛苦程度高到足以給他們教訓,卻不至於造成永久傷害。如果父母期望孩子每個決定都必須正確無誤,導致他的痛苦程度過高,那就是做過了頭;同樣的,時時護著孩子、不讓他承受不智決定的痛苦,這種「直升機父母」也是過猶不及。我和妻子不斷試著在兩者之間取得平衡。

 

蕾巧是三個小孩中表現最誇張的一個,常會把事情弄得像攸關生死那般灑狗血。那次去奧普蘭遊樂園的事確實就像她所描述的;但從父母的角度來看,其實情況根本沒那麼嚴重。她花光了錢,落得一文不名,這就沒什麼好說的了。不管她再怎麼可愛、哀號、噘嘴、說服,都改變不了錢的多寡。破產就是破產,而她之所以會破產,是因為沒有控制花費──這點我們已經先警告過她了。我遇過太多人即使到了五十四歲,仍舊學不會這個簡單的道理。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