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eo.lin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來自清貧的純樸鄉村.漂泊他鄉為異客.事業,親情,心靈的世界誰作主!

网易考拉推荐

我最記得,是那些我沒辦法救的人  

2015-03-13 23:08:4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故事不單只是為國而戰,而是學著如何當個男子漢

在海報突擊隊裡服役,我能造福眾人,但當個老百姓,我只能造福自己。當海豹突擊隊員不只是我的工作,已經變成了我的身分。大家說我救人無數,但我必須說,我記得的往往是我沒辦法救的人。

本書中記述的事件均為真實,是我根據記憶寫下的。國防部,包括美國海軍高階人員,都審閱過內文,確定記述正確,無敏感資料。他們核准本書出版,並不表示他們喜歡本書的所有內容,但這是我的故事,不是他們的。

許多和我一起服役的弟兄仍在海豹突擊隊服役,有的則任職政府機關擔任各種職務,保衛國家,他們全都和我一樣,可能會被我國的敵人視為敵人,因此,在本書中我沒有使用本名。但他們知道我寫的是他們,希望他們知道我感謝他們。

我最記得,是那些我沒辦法救的人 - 華安 - ceo.lin的博客
〈圖片來源:美國狙擊手 〉

瞄準邪惡
二○○三年三月底,伊拉克,納西里亞區(Nasiriya)

透過狙擊槍瞄準鏡,我掃視著這座伊拉克小鎮的一條街道。五十碼外,一名婦女打開小屋的門,和她的孩子一起走出來。

除此之外,街道上空無一人。當地的伊拉克人都進屋了,大多飽受驚嚇,有些好奇的人躲在簾後偷看、等待。他們可以聽見美軍部隊逼近的隆隆聲。海軍陸戰隊擠滿街道,往北進軍前去解救伊拉克脫離薩達姆.海珊的魔爪。

我的任務是保護他們,今天稍早我們那一排便占領這棟建築,悄然就定位,提供「掩護」,避免陸戰隊通過時遭敵人伏擊。

我現在拿的步槍是點300 溫徹斯特麥格農(.300 Winchester Magnum,簡稱.300 WinMag),這把手動式精準狙擊槍是副排長的,他掩護街道一段時間了,需要休息。他選我拿槍頂替他的位置,我還是新人,是隊上的新兵、菜鳥,就海豹突擊隊的標準,我還沒完全通過測試。

當時我尚未受過海豹突擊隊狙擊手訓練,雖然極度渴望成為狙擊手,不過仍有漫漫長路要走。
副排長那天早上給我槍,是要測試我,看我是不是當狙擊手的料。

我們在小鎮邊緣一棟破舊建築的屋頂,陸戰隊將通過這個小鎮。

「陸戰隊要來嘍。」建築開始震動,副排長說,「盯緊。」

我透過瞄準鏡仔細盯著,只有那名婦女和附近一、兩個小孩在動。

我盯著我軍把車輛停下,十名神采飛揚、身著軍服的年輕陸戰隊下車集合,準備徒步巡邏。美軍在編組時,那名婦女從衣服底下拿出一個東西,使勁拉了一下。她拉掉手榴彈的保險銷,只是一開始我並未看出。

「看起來是黃色的。」我報告副排長,描述自己所見,他也盯著,「是黃色的,彈身──」
「她有手榴彈。」副排長說,「是中式手榴彈。」
「開槍啊!」
「可是──」
「開槍啊!打手榴彈,通知陸戰隊──」

我猶豫不決。有人急忙用無線電聯絡陸戰隊,但我們無法和他們取得聯繫。他們正沿著街道往那名婦女走去。
「開槍啊!」副排長說。

我用手指扣下扳機,子彈射出。我開槍了。手榴彈落地。爆炸時,我又補了一槍。

這是我第一次用狙擊槍殺人;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在伊拉克殺女性攻擊者。

開槍是我的職責,我不後悔。那名婦女死了,我只是確保她無法拖陸戰隊員陪葬。 顯然她不只要殺他們,也完全不顧附近的居民會被爆炸波及,或在槍戰中被殺,包括街上的幾個孩子、躲在屋裡的人,甚至包括她的孩子……

老是有人問我:「你殺了多少人?」我一貫回答:「答案會增加或減少我的男子氣概嗎?」

本書付梓時,對於出版自己的人生故事相當忐忑不安。第一,我始終認為,如果想知道海豹突擊隊員的生活,那各位應該自己去取得海豹突擊隊的三叉戟隊徽、贏得象徵身分的那個勳章、接受訓練、做出身體與精神上的犧牲。
唯有如此,才能體會。

第二點更為重要,誰在乎我的生活啊?我和別人並無不同。只是我碰巧遭遇到一些驚險萬分的情況,有人告訴我那很有趣,但我不這麼認為。也有人說要寫書談論我的人生或我做過的事。雖然我覺得挺怪的,卻也認為,既然是我的人生、我的故事,最好還是由自己來如實記述。

此外,有很多人值得表揚,若是我不寫這本書,他們可能會被忽視,我真的不希望這樣,我的同袍們比我更值得讚許。

這戰績是海軍給我的,我認為這是事實。至於數字為何,海軍不斷改來改去,一星期內,先是一百六十(這是寫這本書時的「官方」數字,姑且不管這重不重要),接著暴增,然後又減至兩者之間。如果各位要數字,去問海軍,說不定能問到真相。大家老想要數字,就算海軍准許,我也不會說。海豹突擊隊員是沉默的戰士,而我是徹頭徹尾的海豹突擊隊員。如果各位想確認我所言真假,找個海豹突擊隊員問問吧!但是如果各位想知道我樂於分享或忍痛揭露的事,請繼續看下去。

還有個別人經常問的問題,「在伊拉克殺了那麼多人,你會不安嗎?」
我回答:「不會。」

我是說真的。第一次殺人時,你會有點緊張、會捫心自問:「我能射殺這傢伙嗎?真的可以嗎?」但殺掉敵人後,我發現可以,然後告訴自己,「幹得好。」
你得不斷殺敵,以阻止敵人殺你或同胞,殺到無人可殺為止。
戰爭就是那樣。

有人說我是壞人、好人、混帳、狙擊手、海豹突擊隊員,還有些不適合寫的稱謂,它們在不同的日子來看,可能全是真的。最後要說的是,我在伊拉克及後來的故事,不單只談殺人或為國而戰,而是如何當個男子漢。
……

背後中彈
我們被告知要在夜裡徒步巡邏進入薩爾德市,但是有幾個人認為這樣不太合理,那個地方到處都是想殺我們的人,再者,徒步進去容易被攻擊。

但也有人認為在深更半夜走進去是妙計。「溜進去。」他們告訴我們,「不會有麻煩的。」於是我們就從命嘍。

他們錯了。

我在那裡,頭部中彈,無法視物,血順著臉流下。我伸手摸頭皮,大吃一驚,不只頭還在,而且完好無缺。不過我知道我中彈了。

最後發現,沒有扣上帶子的頭盔被打得後移。於是我把頭盔往前推,突然間,我又能視物了。原來是一顆子彈打中頭盔,極其幸運地打中夜視鏡後彈開,將頭盔打得後移,除此之外我毫髮無傷。

片刻後,我被一枚大口徑子彈擊中背部,子彈把我打得直接倒地。幸好,子彈打中防彈衣裡的鋼板。

不過,我還是被打得心神恍惚。此時已被團團包圍。於是我們呼叫彼此、組織隊伍,準備撤到來時經過的一個市場。然後大夥兒開始開火、一起移動。

此時,附近的街區看起來就像電影《黑鷹計畫》裡那些最可怕的場面,每個叛亂分子,甚至每個居民,似乎都想幹掉愚蠢闖入薩爾德市的愚蠢美國人。

我們撤到市場後,卻沒辦法進入,於是請求快速反應部隊支援;快速反應部隊是騎兵部隊的美名。我們需要支援與撤離!

一隊陸軍史崔克運兵車(Stryker)開進來,史崔克運兵車是重型裝甲人員運輸車。運兵車發射所有武器,目標多不勝數,附近街道的屋頂上擠了超過一百名叛亂分子,想要幹掉我們。叛亂分子看見史崔克運兵車後,改變目標,試圖摧毀陸軍的大型人員運輸車,但是火力遠不及對手。
戰況漸漸看起來像電玩遊戲,叛亂分子紛紛從屋頂摔落。

那晚把我嚇得屎滾尿流,當時才頓悟,我不是超人,我是會死的平凡人。

在這之前的一切經歷中,有幾次都以為我死定了。但都逃過死劫,因此,會死的念頭一閃即逝、蒸發消失。一段時間後,我開始認為他們殺不死我、他們殺不死我們,所以不可能被打敗。

我是海豹突擊隊員,我很幸運,不管原因為何,反正我不會死。

接著,突然間,在兩分鐘內,我竟然中了兩槍。原來我會死啊。…… 

築牆
獲救令我們既高興又感激,同時也覺得自己愚蠢至極。 

被轟出薩爾德市的兩天後,我們又回來,我們占領一間據說是香蕉工廠的地方, 為了獲得更安全的掩蔽,我沒有部署在屋頂,改在頂樓。約莫早上九點,我發現街道上往來的平民開始減少,由此可知,平民發現事有蹊蹺,不想陷入砲火中。

片刻後,街道空無一人,一名伊拉克人從一棟殘破不堪的建築走出來。他帶著AK-47,走到街道時,蹲低身子探察在街道上築牆的工兵,顯然想找個目標攻擊。確定他的意圖後,我便瞄準他的中央主要部位開槍。

他在四十碼外,倒地身亡。

一小時後,在那條街的另一處,又有一個人從牆後探出頭來,先朝T牆掃視,接著躲了回去。

別人或許會覺得他沒幹什麼壞事,而且完全不符合交戰規則,但我懂得更仔細觀察。我對叛亂分子採取這種伎倆已經多年,他們會偷窺外面、察看四周,接著消失無蹤。我稱這種人為「偷窺狂」,他們會「偷窺」外頭,看看是否有人警戒。我確定他們知道探查四周不會被攻擊。

我也知道,但是我還知道要耐心等待,那個傢伙或他幫忙探查的人很可能會再現身。
果然,不久後那個傢伙又現身了。

他手裡拿著火箭彈,迅速跪下,瞄準目標。

我在他發射前撂倒他。接著就成了一場等待遊戲。火箭彈對他們是很寶貴的,我知道早晚會有人被派去撿回。

於是我監視著,感覺像等了一輩子,最後,一個人終於走到街上撿起火箭筒。

那是個孩子,一個小孩。

我在瞄準鏡裡看得一清二楚,但我沒開槍。我不會殺小孩,不管他是不是無辜的。我得等到派他出來撿的那個野蠻人親自出現在街上。…… 

勝利
陸軍耗時約一個月才築起障礙,完成目標後,叛亂分子開始打退堂鼓。

原因可能有二,第一是叛亂分子知道,不管他們喜不喜歡,那道牆都會完工;第二是我們殺了太多混蛋,導致他們無法發動有效攻擊。行動初期,會有三、四十個叛亂分子聯手以AK和火箭彈攻擊單一個築牆小隊;近尾聲時,壞蛋只能湊到兩、三人發動攻擊。漸漸地,他們躲進附近的貧民窟。

同時,穆塔達.薩爾德認為自己應該試著與伊拉克政府談和,於是宣布停火,開始與政府對話。

真是難以想像啊。……

想太多
「再度上路……」
隔天我們動身前往基地時,悍馬車的音響播著威利.尼爾森(Willie Nelson)的歌。除了偶爾在村莊停下來和當地人聊天外,音樂是我們在那裡的唯一娛樂;開車的那名隊友喜歡聽舊鄉村音樂,我則聽托比.凱斯(Toby Keith)的鄉村音樂和活結樂團(Slipknot)的重金屬音樂,鄉村音樂和重金屬音樂在比賽誰獲得的青睞多。

我深信音樂會產生心理影響,我在戰場上目睹過這樣的影響力。上戰場時,人人都希望鬥志高昂、情緒亢奮,而不希望自己愚蠢又瘋狂。
音樂有助於擺脫恐懼。 不過回基地途中,什麼都無法讓我打起精神,旅途漫長悶熱,即便甫獲升遷的好消息,仍然心情鬱悶,一方面無聊,一方面緊張。

回基地後,步調慢到極點,什麼事都沒發生,這令我漸漸心煩意亂。

作戰時,我可以不想自己會受傷、會陣亡,因為事情太多了,無暇擔心自己。更確切的說.就是我有太多別的事要做,根本不會把焦點放在自己身上。

但現在,我幾乎滿腦子想的都是自己。

我有時間放鬆,但卻無法放鬆。老是躺在床上想著自己經歷過的一切,特別是中彈的事。

每次躺下來休息,我就會重新經歷那次中槍事件,心臟在胸膛裡猛然狂跳,比那晚在薩爾德市時強烈許多。

我們結束邊境巡邏回基地後,沒幾天,情況每況愈下。我無法入睡、神經兮兮、極度緊張,血壓再度飆升,升到比以前還高。

覺得自己快爆炸了。

身體疲憊不堪。四次長期作戰派駐使我遍體鱗傷,雖然膝蓋已漸改善,但背痛、腳踝痛、聽力受損、耳朵嗡嗡作響、脖子受過傷、肋骨斷過、手指和關節骨折過、右眼有飛蚊症和視力減退、全身有數十處深層瘀傷和各種疼痛。醫生連做春夢都會夢到我吶。

但真正讓我心煩的是血壓,我會大量出汗,甚至連手也會發抖,本來就很白的臉變得更加蒼白。

我愈努力試著放鬆,情況就愈糟糕,感覺像身體開始震動,而且愈想,顫抖得愈劇烈。

攀爬河上的長梯,往上爬一千英里後,被閃電劈中,各位能想像那是什麼感覺嗎?身體帶著電流,仍然活著,不僅知道正在發生的一切事情,也曉得自己該如何應付,知道該怎麼做才能下去。
於是你就做了。你爬下去。但回到地面後,電流不會消失,儘管你想方設法要釋放電流,導到地上,卻找不到避雷針導去電流。

由於食不下嚥、睡不成眠,只好去看醫生,請醫生幫我檢查,檢查後問我想不想服藥。

「不想。」雖然我這麼告訴醫生,但還是吃藥了。

醫生還建議,既然沒任務了,我應該回美國。我沒有別的法子,只好答應。〈本文選自全書,曾琳之 整理〉

作者:
克里斯?凱爾(一九七四–二○一三)

海豹突擊隊第三隊士官長經歷四次作戰派駐,參與過自由伊拉克行動等作戰。由於英勇作戰,他獲得兩枚銀星勳章、五枚銅星英勇勳章、兩枚海軍陸戰隊功績勳章、一枚海軍陸戰隊嘉獎勳章及許多其他褒揚。二○○五年,獲得猶太國家安全事務研究院頒發國家感恩獎。作戰派駐結束後,凱爾成為訓練海軍特種作戰狙擊手與反狙擊小組的總教官,並編寫《海軍特種作戰狙擊準則》,是海軍海豹突擊隊的第一本狙擊教科書。另著有《美國槍械史》。
  评论这张
 
阅读(5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